<b id="5kam3"><tbody id="5kam3"><sup id="5kam3"></sup></tbody></b>
    <video id="5kam3"><nav id="5kam3"></nav></video>
  1. <tt id="5kam3"></tt>
  2. <cite id="5kam3"></cite>
    <video id="5kam3"><nav id="5kam3"></nav></video>
      <rt id="5kam3"></rt>

      1. <rt id="5kam3"></rt>
      <rt id="5kam3"><nav id="5kam3"><strike id="5kam3"></strike></nav></rt>
      <source id="5kam3"><menuitem id="5kam3"></menuitem></source><cite id="5kam3"><form id="5kam3"><label id="5kam3"></label></form></cite>

          <b id="5kam3"><tbody id="5kam3"><del id="5kam3"></del></tbody></b><code id="5kam3"><tbody id="5kam3"><label id="5kam3"></label></tbody></code>
          人民网
          人民网>>教育>>滚动新闻

          “最难”高考后,他们仍憋着股劲

          2021年02月09日08:43 | 来源:科技日报
          小字号
          原标题:“最难”高考后,他们仍憋着股劲

          上了几个月的网课,高考延期到7月。就连考试当天也不算平静:安徽歙县的暴雨,直接将第一天的高考给下没了;湖北黄梅的洪水,让一群人坐着铲车到了考点……2020年的高考,是多重不确定性的叠加。

          “可能都是年轻人吧,可以很快放下,然后投入快节奏的生活中去。”说这话的是湖北省黄梅一中毕业生王佳源。现在,她已经进入了天津外国语大学,学的是西班牙语。

          寒假期间,王佳源有时做作业,有时做兼职。联系采访当天,她还在背书。

        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学校12月中旬就放了寒假。学期长度被压缩了,课就排得密。王佳源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,晚上12点入睡。学语言的学生要早读,早上7点10分就得去教室。

          大学里,厉害的人更多,竞争更激烈。大家都憋着一股劲,想成为更优秀的人。

          田茗羽毕业于北京一零一中学,名校;高考后进的北京大学,还是名校。

          田茗羽是天文爱好者,中学时还拿过天文学奥赛的奖。但她没能进入她最心仪的专业——天文学系,而是去了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,对她来说,大一上学期的关键词,就是“准备转专业”。

          为了转专业,她选了物理学院高难度的数学和物理课程,学霸也遇到了搞不定的事情——难,可真难。

          “这可比高三的课业压力大多了。”高三就是一轮一轮复习,把已经会的知识翻来倒去细嚼慢咽;但上大一不一样,学的都是新知识,还一时半会学不会,甚至她一度担心自己要挂科,虽然最后考得也都不错。

          物理和数学让田茗羽很挫败,也让她动摇了——真的要念天文吗?

          一直确定的人生目标突然出了问题,任谁都会纠结。这像是种背叛,是种逃离,好像不再是曾经那个少年。

          田茗羽找人聊她的纠结,人家说,把兴趣当专业也未必真的合适。

          她有时也觉得,当初没念成天文学,好像也不是坏事。

          田茗羽的大一,也很忙。“虽然不少人告诉我,大一比高三累,但只有体验了,才知道这个累有多累。”

          还年轻,人生每个选择的可能性都是开放的。此前执着要走的路,好像走不通,那就立刻换一条,照样能把它走得熠熠生光。

          对学生们来说,再特别的高考,都已经成了过去式。接下来的,是要好好把握当下的人生。(张盖伦)

          (责编:郝孟佳、熊旭)

         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  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  熟妇的荡欲欧美在线观看,九色腾只为高清而生,新新影院,超caopor在线公开视频 网站地图